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教育

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 入宗提议

2020年01月06日 栏目:教育

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 入宗提议其实,在湛子平与崔庆对决时,苍炎宗高层与闵元魁已经出来,后续发生的一切,自然尽收眼底。湛

斩神绝之君临天下 第七百二十六章 入宗提议

其实,在湛子平与崔庆对决时,苍炎宗高层与闵元魁已经出来,后续发生的一切,自然尽收眼底。

湛子平落败后,一众高层脸上都有些挂不住,更过分的是这货居然祸水东引,将钟子浩推到台前。

邢不策等人虽然从易峰处得知后者战力恐怖,同样担忧不已,毕竟不是亲眼所见。最重要的是,倘若钟子浩不敌暴露了身怀空灵体的秘密,那才是得不偿失。

所幸,此子竟然比自己等人想象的恐怖,三招两式就将崔庆败于剑下。

那一刻,邢不策根本难以置信,这等战力,岂不是媲美传说中的天帝之子?他已经可以想象,若干年后,当钟子浩雄霸一方时,苍炎宗的名头势必响彻九天!

而劳长老等人看向易峰的目光完全变了味,如此妖孽弟子被这个懒货抢走,简直是暴殄天物。

实际上,苍炎宗几位长老还好,多少有些心理准备,完全猝不及防的则是碧阳云宫长老闵元魁。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,居然在这种弹丸之地碰到这等妖孽。

“恕本长老直言,为何之前从未听说过,苍炎宗还有这号人物?”闵元魁心中久久无法平静,以他的城府都没能忍住,当众问出这句话。

“回闵长老,此子加入我苍炎宗的时间不长,还是易长老不辞千辛万苦才寻回来的。”邢不策心中舒畅,想也不想就直接答道。

“哦?”

闵元魁转头望着从未正眼看过的易峰:“不知易长老从何处寻来这等妖孽?”

易峰哈哈一笑,浑然忘记了网投平台app话该说,网投平台app话不该讲:“只不过是运气好,路边捡回来的罢了。”

“捡回来的?”闵元魁当然不信,以易疯子的性格,这绝对是一句搪塞自己的胡话,他并未往心里去。

若是易地而处,他也不会将这等秘密吐露半分。却哪里能想到,易峰告诉自己的,乃是彻头彻尾的实情。

“闵长老,咱们换个地方继续谈谈?”

邢不策心里一抽,狠狠瞪了易峰一眼,差点被这位疯子师兄给卖了。

“好好好!”

闵元魁连说三个好字,心里却在琢磨,等那几名弟子进入碧阳云宫后,有没有机会将钟子浩收入座下。

……

却说钟子浩走后,回过神来的众弟子脸色各异,心中同时涌起滔天骇浪。

最难以接受的无疑的崔庆本人,他乃是碧阳云宫天骄,还整整高出一个大境界的情况下,不论是肉身战还是剑道对决,都被对方两招击败,犹如被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脸上。

在他眼中,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已经变成嘲讽,让他不愿在这里多呆一刻,爬起身后直接出了苍炎宗。

其实,众弟子此刻还真没去想崔庆的事,而是沉浸在刚才那一战中,最难以接受的,无疑是此战的结果。

周成与季雪晴互视一眼,既有震惊,更多的却是不解,为何不被自己看好的钟子浩,战力恐怖如斯?

而那名腼腆弟子则是一脸崇拜之色,很快将自己追逐的目标从湛子平身上转移,如果自己能有那名新弟子的战力该多好?

反观湛子平,他的表情尤为精彩。

那名一直被他看不起的新人,竟比所有苍炎宗年轻一辈都强大。想到当日他还不知死活邀对方切磋,瞬间觉得自己将“跳梁小丑”的形象诠释得淋淋尽致。

同时升起的还有一阵深深的后怕,若是对方记恨来找自己麻烦,该当如何是好?

当然,恨意自然是最多的。你明明有这等实力,为何在崔庆侮辱苍炎宗弟子时不出手,非要让我们丢尽脸面后才出来力挽狂澜,是为了彰显你的与众不同么?

众人如何想,钟子浩并不知情,退一步讲,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。

从今天闵元魁等人到来一事上,他已经确定了一个消息,便是自己和湛子平等人要被送往碧阳云宫。

这无疑是个好消息,越加强大的宗门资源愈多,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。

初来苍炎宗就得到了赤焰海的机缘,比它强大无数倍的碧阳云宫呢,会不会有难以想象的机遇等着自己?

现阶段的钟子浩目标明确且简单,就是不断提升自己,自然不愿放过这等机会。何况收取火灵一事,他总觉得欠下苍炎宗一份人情,不知如何回报。

所以,等易峰回来再次问起这件事时,他当即表态,愿意以苍炎宗弟子的身份加入碧阳云宫。

“网投平台app,你答应了!”

易峰大喜过望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先前问过好几次,钟子浩表现出的都是去意已决,怎地突然就改变决定了呢?当然,是网投平台app原因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现在自己多了个妖孽弟子,那可是面上有光啊。

“嗯,不过我有个提议!”钟子浩点头确认,又道。

“行行行,网投平台app提议你尽管说!”

易峰哪管钟子浩要说网投平台app,一股脑儿全部答应下来。心道:就算你要了我这把老骨头的命,老子也认了。

同时,他也有些嘘吁不已,苍炎宗好歹也算是太皇天内的一流宗门,多少年轻俊杰将其当成一生的奋斗目标,都不得其门而入。

这小子倒好,加入苍炎宗不但要提条件,关键是自己还高兴得像得了宝贝似的。

“我的提议很简单,只有三点。”

钟子浩正色道:“其一,我既然答应加入苍炎宗,就绝不会做有损宗门利益的事情,这一点请大可放心。”

“其二,我不想被太多规矩束缚,如果前辈觉得难做,就当今天没有这番谈话。”

易峰当场拍胸保证:“第一点没问题,我信得过你的为人;第二点也问题不大,我会向宗主禀明此事。”

实际上,他心里在想的是:你们马上就要去碧阳云宫,我苍炎宗的规矩哪能束缚你?

钟子浩点头,有些为难地道:“其三嘛,则是我不愿称前辈为师父!”

“这是为何?”易峰大为诧异,不解道。

是否称师父倒还是其次,可他活了几百年,当真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要求。

“因为在晚辈心里,一直有一位师父存在,就算他已逝去多年,也没有人能取代他老人家的地位。”

钟子浩面露回忆之色,虚老的身影恍若就在眼前。

安国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寻乌县中医院预约挂号
桂林市治疗牛皮癣医院
青岛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
张家口治疗阳痿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