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末世到修仙 第八十四章回程

2020年01月02日 栏目:养生

末世到修仙 第八十四章回程疗伤完毕,休整了一会儿,三人一狗各自挑了一个方向一同动手,从边缘往中心处开始收割这满园的灵药。因着这小白狗也

末世到修仙 第八十四章回程

疗伤完毕,休整了一会儿,三人一狗各自挑了一个方向一同动手,从边缘往中心处开始收割这满园的灵药。因着这小白狗也是出了大力,因此这灵药也划给了它一份。

小白对着灵药便是吐出一道乳白的灵光,灵光所到之处,灵草尽皆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叶楚的衣袖一挥,就见几道红色剑气掠过,所过之处无数灵草纷纷飞入她手中的乾坤戒中。魏天修和战红衣也是各施手段,将灵药收入囊中。

三人一狗合力速度极快,不过一个时辰,整个药园竟然变得空荡荡的,就连根草都没有留下。

一只白嫩的小手,一只修长的大手,一只毛绒绒的狗爪子,俱是托着几株灵气不凡的草药,同时递到了叶楚的面前。

九叶还魂草!

三人一狗相视而笑,叶楚对着那不动的傀儡抬了抬下巴,战红衣慌忙摆了摆手,一脸的嫌弃。魏天修握住了剑柄,淡淡的摇了摇头。叶楚一挥手将那傀儡收入乾坤戒中。三人一狗这才满意的动身离开。

苍莽的林海之中,几道身影飘忽不定,若隐若现。身影过处,树上枝叶簌簌而落。

因着急于赶回武元城,叶楚,战红衣,魏天修三人并不耐烦与魔兽、行尸纠缠,你追我赶,以极快的速度在禁林中穿梭着,甩开了大部分的追击。

叶楚突然脚尖微一顿,放慢了脚步,扯开了嘴角,露出一抹欣慰的笑,声音微微有些颤抖,颇有些惊喜的道,“居然有人拦劫我们?!”

战红衣的脚步猛地一收,从树上跳落下来,落在满地的落叶上,撸起了袖子,双眼放光,激动的道,“网投平台app人敢太岁头上动土?!”

魏天修也瞬间止住了身形,长剑出鞘,一道尖锐的剑芒化作了金黄流光,向着左前方呼啸着斩了过去。

那剑芒所过之处,竟是在地面上劈出了一条巨大的裂痕。剑芒终点成片的大树轰然倒塌,便是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,一道身影如断线的风筝般,倒飞了出来,血洒长空。

倒塌的一片大树之后,数名武者,脸色俱是变得难看,惊疑不定的目光朝着三人看了过来。

“魏天修就是魏天修!”随着这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,众武者迅速散开,一名青年男子越众而出。这男子身材挺拔,面容有些阴柔,周身戾气环绕,显然并不是个善茬儿。这阴柔的青年注视着魏天修,双眼之中厉光闪动,嘴角挑起一抹阴冷的笑意。

“魏天阳?”魏天修淡漠的瞥了这男子一眼,冷声道,“凭你?魏天杰莫不是疯了!”

“放肆!”魏天阳一指魏天修,语气阴森森的,“少主也是你个贱种能污蔑的?!少主大度,叫你一声哥,你竟然不思为少主尽力,反而处处与少主作对,居然还敢偷偷觊觎家主之位,果然跟你的死鬼爹一样,不识抬举!”

一旁的叶楚手按在了剑柄上,不屑的撇了撇嘴。到底是小年轻没有见识,魏天修的经历妥妥的是废柴逆袭流中的经典男主。

被家族赶出家门的旁枝后裔,母亲改嫁,父亲病故,自己又是一个先天气血不足修武的废材。某年某月某日,仿佛受到了命运的指引,一个不小心误入某个山洞,捡到了绝世的传承,一个不留神居然修炼成功,气运加身,废柴变天才,如同脱缰的野狗在修炼的道路上狂奔着。不但成功甩开了同辈修者一大截子,还顺便狠狠的踩了有眼无珠的家族一脚。被将脸打的“啪啪”作响的家族,却死死的扒了上来,哭着喊着让他回归家族,许以家主之位,却被高贵冷艳的拒绝了!接下来只要继续努力,成仙成圣都不在话下!

怜悯的看了这阴柔的男子一眼,反派死的快!

战红衣姑娘听到这话,微微一怔,向着面色淡漠的魏天修看去,双拳紧握,拳套上光芒闪烁!

“贱种?不识抬举?”魏天修冷漠的举起了手中的剑,“一个不留!”

话音一落,恐怖凌厉的剑气好似洪水般在其剑尖处吞吐不定,剑身轻颤,清脆刺耳的剑鸣声响起,一道道剑芒以一种恐怖的速度,对着魏天阳当头劈下!

“好咧!”战红衣欢快的应了一声,英姿飒爽的身形好似蝶舞般轻盈飞出,火红的拳头带着闷闷的破空声,轰入了武者群中,艳丽的血花洒洒而下。

叶楚脚尖微点地,犹如清风般身形飘忽不定的掠出,一道璀璨的剑光掀起了阵阵狂风,卷起满地的落叶在半空中飞舞着。绚烂的剑光如风拂过,一连串的血花在剑尖上傲然绽放。

虽然武元城这周遭的天地元气被魔族改造的乱七八糟,又经过魔气这么多年的侵蚀,气机紊乱不堪,对修仙者的实力有一定的压制,但是叶楚三人天资卓越,本就是同辈中的佼佼者,现如今又俱已筑基,实力比之一般的天武者还要强上一些。斩杀这些个武者虽说不是宰鸡杀鸭般的容易,但也并不费许多的手脚。

短短数十息的时间,叶楚与战红衣仿佛恶虎入了羊群般,身形在这些武者中穿梭,数十名后天八重、九重的武者丧命于叶楚和战红衣的犀利攻击之下。肆意横流的鲜血染红了大地,丛林中浓郁的刺鼻的血腥味弥漫开来。

那正与魏天修缠斗的魏天阳,听到不绝于耳濒死的惨叫声,心头一紧,眼角扫过,他带来的武者已经变成了满地的尸体。不由一脸的惊骇,陡然一声尖叫道,“魏天修!你居然联合外人,屠戮家族子弟!这次你完了,你的朋友也完了,咱们魏家必与你们不死不休!”

见着魏天修并不为自己的话所动,只是干净利落的出剑,魏天阳不由的心中升起了一个不好的想法来,眼角直跳,厉声喝问道,“魏天修!你个贱种,还敢杀我不成?”

一道锐金色的锋利剑芒划过长空,转瞬便到了魏天阳的面前,在他满是不敢置信的目光之中,洞穿了他的喉咙!漫天血雨中的魏天修持剑而立,声音淡漠的道,“出来!”

叶楚面色冷漠,明亮的双眼微眯,注视着阴暗的树林深处,静立不语。

战红衣一双凤眸向着同一个方向看去,冷哼一声,“别磨磨唧唧的,再不出来我们可走了啊!”

叶楚一脸的黑线,姑娘,这又不是小孩子玩游戏,你这威胁一点都不可怕好么?

战红衣的话音未落,就见数十道身影飞掠而出。

战红衣一脸得意洋洋的瞥了叶楚一眼,似是在说怎么样?!本姑娘厉害吧!叶楚嘴角抽搐,冲着这群不配合她的武者们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笑容!

这些武者一身的黑色劲装,面容僵硬似乎附了面具,眼神平静淡漠,静静望着叶楚三人,不言不语。只是这数十武者的身上真气激荡,隐隐练成一线,导致他们立足之地的上空的元气翻涌,一道道劲风不断向四周拂动。

风声呼啸,树木乱颤。

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,脚步沉稳有力,眼中透出淡淡的冷意,他身穿如墨的黑衣,而在黑衣上绣着一道云纹,云纹之中一条蛟龙若隐若现。

“潜龙!要我的命?”魏天修的瞳孔微微一缩,依旧是淡漠无比的语气。

叶楚望着战红衣,战姑娘立刻识趣的凑了过来解释。

潜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杀手组织,只要有人付钱买命,便是不死不休。这中年男子身上衣服绣着蛟龙,便应该是潜龙的头牌杀手之一。看来这次是有人花了大价钱买魏天修的命。

叶楚托着下巴,看着对面的黑衣武者,点了点头,果然如她所想,这些气质冷冰冰,漠视生命的家伙是一群杀手。

中年人淡淡的目光扫过叶楚三人,脸上现出一抹温和的笑意,“不错的年轻人,可惜了,杀!”

站在中年人身后的数十名黑衣武者,闻言,淡漠的眼神一变,透出血腥暴虐的光,真气光芒在他们体表吞吐不定,分成两波,围住了叶楚和战红衣。袍袖一抖,黑色的匕首滑落在手,犹如毒蛇游动般刁钻无比,无声无息的对着两人刺出。

叶楚白皙修长的手按在剑柄上,脚尖点地,身体好似被秋风吹起般,飘动着避开了袭来的匕首。一道剑鸣声骤然而起,风动寒芒现……

剑光微寒,剑芒漫天,青衣飘飘,叶楚持剑而上,身形如微风中的柳絮般飘忽不定,总能在匕首刺到的瞬间闪开。脚尖点地,手中的锈剑于悄无声息之间刺出,洞穿了敌人的喉咙,掀起了鲜艳的红色血花。

与叶楚安静的战斗不同,战红衣这边的战斗声势浩大的多。“铛铛铛……”匕首与拳套的碰撞声不断的响起,巨树成荫的林海中,顿时劲气纵横,漫天的断枝残叶纷飞着。战红衣的身形翩然穿梭,青丝飘荡,手上的拳套却带起了如山般浑厚的气息,重拳轰过,骨骼断裂的“咔嚓”声不断的响起,被击飞的杀手们或是胸口塌陷或是脑浆崩裂!

济宁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
襄城县中医院预约挂号
防城港牛皮癣
南京牛皮癣医院排名
扬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